Presentation is loading. Please wait.

Presentation is loading. Please wait.

先秦文学 一、历史背景 二、阶段划分.

Similar presentations


Presentation on theme: "先秦文学 一、历史背景 二、阶段划分."—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1 先秦文学 一、历史背景 二、阶段划分

2 一、先秦文学的历史背景 人类文明·考古发现 巫山人 元谋人 蓝田人 北京人 山顶洞人

3

4 巫山人化石

5 云南楚雄州 元谋人陈列馆

6 蓝田人

7

8 北京人

9 山顶洞人

10 人类文明·新石器时代 考古发现 仰韶文化 河姆渡文化 龙山文化 传说 轩辕、神农、尧、舜

11 仰韶文化 人面纹网纹盆(陕西西安半坡出土)

12 鱼纹蛙纹盆(陕西临潼姜寨出土)

13 仰韶文化,因1921年首次在河南渑池县仰韶村发现而得名。主要分布于河南,陕西、山西、河北南部和甘肃东部,其时代约在公元前 年之间。彩陶艺术是仰韶文化的一项卓越成就。这两个著名的彩陶盆显示了仰韶文化遗物迷人的艺术魅力。彩陶盆二内壁的图纹是鱼和青蛙,因其多子,而为先民所崇拜。彩陶盆一的两个图案比较抽象,如果将它们与彩陶盆二对比,则网纹可能代表青蛙,另一图案大概是人面鱼身,鱼身被展开为三面,与后来的青铜器文饰有共同之处。

14

15

16

17 河姆渡文化

18

19

20

21

22

23 龙山文化

24

25

26 黄帝轩辕氏

27 神农

28

29

30 新石器时代多元文化共同发展 旱地农业经济文化区,包括黄河中下游、辽河和海河流域等地,这里是粟、黍等旱作农业起源地,很早就饲养猪、狗,以后又养牛、羊等。 水田农业经济文化区,主要为长江中下游。岭南地区农业则一直不发达,渔猎采集经济占有较重要的地位,可划为一个亚区。本区很早就种植水稻,是稻作农业的重要起源地。早期饲养猪、狗,以后陆续养水牛和羊。 狩猎采集经济文化区,包括长城以北的东北大部、内蒙古及新疆和青藏高原等地,面积大约占全国的2/3。这个区域除个别地方外基本上没有农业,细石器特别发达而很少磨制石器,陶器也不甚发达。

31 文字、记事 甲骨文

32

33

34 《尚书·序》 古者伏羲氏之王天下也,始画八卦,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由是文籍生焉。伏羲、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大道也。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书,谓之“五典”,言常道也。

35 西周(前1046年~前771年) 宗法制社会 王国维《殷周制度论》:是故有立子之制,而君位定;有封建子弟之制,而异姓之势弱,天子之位尊;有嫡庶之制,于是有宗法、有服术,而自国以至天下合为一家;有卿、大夫不世之制,则贤才得以进;有同姓不婚之制,而男女之别严。且异姓之国,非宗法之所能统者,以婚媾甥舅之谊通之。于是天下之国,大都王之兄弟甥舅;而诸国之间,亦皆有兄弟甥舅之亲。周人一统之策实存于是。……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

36 东周(前770年~前256年) 春秋战国(前770年~前221年)
 东周(前770年~前256年) 春秋战国(前770年~前221年) 春秋:前770年~前476年 战国:前475年~前221年 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历史的大分化、大变革时期,更是中国文化思想史上最为辉煌的时代。

37 春秋战国文化圈示意图

38

39

40

41

42 二、先秦文学的阶段划分 文字产生以前的文学 商周文学 春秋战国文学

43 一、文字产生以前的文学 商朝以前的夏朝或者更早,亦称传说时代 包括上古神话、原始歌谣和口传史诗 见于《尚书》《诗经》《周易》《左传》《国语》《竹书纪年》《山海经》《礼记》《吕氏春秋》《楚辞》《史记》《淮南子》等典籍

44 二、商周文学 甲骨文、金文中具有文学内容的记述文字 《周易》卦爻辞中的部分商周歌谣 《尚书》中的《商书》《周书》 《诗经》(其中《商颂》五篇是商代作品,其余均为周代作品。

45 三、春秋战国文学 历史散文:《春秋》《左传》《国语》《战国策》《穆天子传》《晏子春秋》《逸周书》《竹书纪年》《战国纵横家书》《春秋事语》 诸子散文:《老子》《孙子兵法》《论语》《墨子》《庄子》《孟子》《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商君书》《公孙龙子》《申子》《慎子》《文子》《尉缭子》《鹖冠子》《尹文子》《礼记》《仪礼》《周礼》 楚辞:屈原、宋玉

46 上古神话 昔者初民,见天地万物,变异不常,其诸现象,又出于人力所能以上,则自造众说以解释之。凡所解释,今谓之神话。神话大抵以一“神格”为中枢,又推演为叙说,而于所叙说之神,之事,又从而信仰敬畏之,于是歌颂其威灵,致美于坛庙,久而愈进,文物遂繁。故神话不特为宗教之萌芽,美术所由起,且实为文章之渊源。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

47 神话名篇 大量见于《诗经》雅颂部分、可能成于西周的禹的故事 主要见于《尚书·吕刑》、成于西周的黄帝、蚩尤的故事
集中见于《天问》、成于战国初年的后羿的故事 主要见于汉代文献的女娲、伏羲的故事 最早见于东汉末年文献的盘古的故事 为后代人和现代人所推崇的夸父、精卫和刑天的故事

48 一、鲧、禹治水造地的故事 《诗经·商颂·长发》 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 《山海经·海内经》 禹鲧是始,布土均定九州。
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 。

49 宋,佚名画《大禹治水图》,今藏台北故宫

50

51

52

53 《史记•夏本纪》载:“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禹之曾大父昌意及父鲧皆不得在帝位,为人臣。”司马迁认为鲧禹是父子,且是黄帝的子孙。父子俩都因治水而得名,不同的是,鲧是一个失败者,而禹则作为一个成功者。 20世纪初,西方神话理论进入中国,学者对鲧禹研究涉及很多方面,尤其是顾颉刚的《古史辨》开启了鲧禹研究的先河。

54 顾颉刚等以西方现代科学方法来更新自己的治学方法,用“历史演进方法”研究古代历史,使历史上已被遏抑的几次评击伪书的运动复苏起来,掀起一个新的辨伪浪潮。他们发表了不少古史辨伪的文章。这些文章后来由顾颉刚等人汇印成《古史辨》。

55

56 全书共七册(九本),第一至三册和第五册由顾颉刚编辑,第四、六册由罗根泽编辑,第七册由吕思勉、童书业合编。共收入二、三十年代史学界研究中国古代史、考辨古代史料的文章三百五十篇,计三百二十五万字。其内容包括对《周易》《诗经》等经书的考辨,对儒、墨、道、法诸家的研究,对夏以前有关古史传说、阴阳五行说的起源、古代政治及古帝王系统的关系的考辨和研究,等等。

57 胡适总结的古史辨的方法论:剥皮主义 (1)把每一件史实的种种传说,依次先后出现的次序,排列起来。 (2)研究这件史实在每一个时代有什么样子的传说。 (3)研究这件史实的渐渐演进,由简单变为复杂,由陋野变为雅驯,由地方的(局部的)变为全国的,由神变为人,由神话变为史事,由寓言变为事实。 (4)遇可能时,解释每一次演变的原因

58 胡适举例: 历史上有许多有福之人。一个是黄帝,一个是周公,一个是包龙图。上古有许多重要的发明,后人不知道是谁发明的,只好都归到黄帝的身上,于是黄帝成了上古的大圣人。中古有许多制作,后人也不知道是谁创始的,也就都归到周公的身上,于是周公成了中古的大圣人,忙的不得了,忙的他“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 这种有福的人,我曾替他们取个名字,叫做“箭垛式的人物”;就如同小说上的诸葛亮借箭时用的草人一样,本来只是一札干草,身上刺猬也似的插着许多箭,不但不伤皮肉,反可以立大功,得大名。

59 包龙图——包拯——也是一个箭垛式的人物。古来有许多精巧的折狱故事,或载在史书,或流传民间,一般人不知道他们的来历,这些故事遂容易堆在一两个人的身上。在这些侦探式的清官之中,民间的传说不知怎样选出了宋朝的包拯来做一个箭垛,把许多折狱的奇案都射的他身上。包龙图遂成了中国的歇洛克福尔摩斯了。

60 顾颉刚与童书业合著《鲧禹的传说》指出,鲧禹治水,二人用的方法是一样的,即填。后来演变成鲧防洪水失败,禹疏洪水成功。之所以发生改变是因为,战国时交通四辟,水利大兴,人们为了防止水患,盛行筑堤之法;为利便交通,振兴农业,又盛行疏水灌溉之法。但是筑堤的害处多而利益少,疏水灌溉则有利而无弊,所以防洪水的典故便归了上帝所杀的万恶的鲧,而疏洪水的典故就归了天所兴的万能的禹。传说发生变化,正如顾颉刚所言,离时代越远,离真相也就更远。

61 二、黄帝杀蚩尤的故事 《山海经·大荒北经》
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bá) ,雨止,遂杀蚩尤。 《逸周书·尝麦》 昔天之初,诞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于宇少昊,以临四方……蚩尤乃逐(赤)帝,争于涿鹿之河,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

62 蚩尤

63 黄帝战蚩尤

64 黄帝战蚩尤

65 黄帝战蚩尤

66 三、女娲补天和伏羲、女娲造人的故事 《淮南子·览冥》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67 《淮南子· 天文》 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68 《太平御览》卷七八引《风俗通义》 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絙(gēng )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也;贫贱凡庸者,絙人也。

69

70 (唐)李冗《独异志》 昔宇宙初开之时,只有女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议以为夫妻,又自羞耻。兄即与妹上昆仑山,咒曰:“天若遣我兄妹二人为夫妻,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于是烟即合。其妹即来就兄,乃结草为扇 ,以障其面。

71

72

73

74

75 四、后羿射日的故事 《淮南子·本经》 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猰貐(yà yǔ) 、凿齿、九婴、大风、封豨(xī) 、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 ,于是天下广狭、险易、远近始有道里。

76 《淮南子·览冥》 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héng )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

77 后羿射日图·汉画像砖

78

79

80

81 嫦娥奔月图 -汉代帛画

82

83

84 五、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 《艺文类聚》卷一引徐整《三五历纪》:
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85 (清)马骕《绎史》卷一引《五运历年记》 元气蒙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人也。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氓 。以天之生,称曰苍生;以其首黑,谓之黔首,亦曰黔黎。其下品者,名为苍头。

86 (梁)任昉《述异记》: 昔盘古氏之死也,头为四岳,目为日月,脂膏为江海,毛发为草木。秦汉间俗说,盘古头为东岳,腹为中岳,左臂为南岳,右臂为北岳,足为西岳。先儒说,盘古氏泣为江河,气为风,声为雷,目瞳为电。古说,盘古氏喜为晴,怒为阴。吴楚间说,盘古氏夫妻,阴阳之始也。

87 盘古画像(汉) 肩上为伏羲女娲 河南南阳出土

88

89

90

91 六、夸父追日、精卫填海 和刑天舞干戚的故事
《山海经·大荒北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 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 《海外北经》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92

93 《山海经·北山经》 发鸠之山, 其上多柘(zhè)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佼。是炎帝之小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

94 《述异记》 昔炎帝女溺死东海中,化为精卫。偶海燕而生子,生雌状如精卫,生雄如海燕。今东海精卫誓水处,曾溺于此川,誓不饮其水。一名誓鸟,一名冤禽,又名志鸟,俗呼帝女雀。

95

96 《山海经·海外西经》 刑天至此与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97

98 诗经

99 一、《诗经》概述 《诗》、《诗三百》 《诗经》 先秦:子夏—、—、—、 —荀子—浮丘伯 汉代:鲁、齐、韩、毛

100 四家诗 鲁诗:据《汉书》儒林传、艺文志,鲁人申培公受诗于荀卿弟子浮丘伯,著有《鲁故》二十五卷、《鲁说》二十八卷。申公弟子一千多人,为博士者十几人,任大夫者百余人。 孔安国是申公的学生,当博士和太守。司马迁是孔安国的学生,在《史记·儒林传》中首列申公,叙申公弟子,则首列孔安国。 刘向著《说苑》《新序》《列女传》,其中谈《诗经》,多据鲁说。 鲁诗武帝时立于学官,亡于西晋,其遗说犹存于《史记》《说苑》等书中。

101 齐诗:齐人辕固生是景帝时博士,作《诗传》。弟子夏侯始昌最有名,始昌授后苍,撰《齐诗故》及《后氏诗传》。
后苍同时传《礼》,戴德、戴圣为其弟子,《礼》中所引诗,都是齐诗。 郑玄注《礼》在笺《毛诗》以前,故其注《礼》引诗多据齐诗。 班固父子崇奉齐诗,《汉书》中引诗多半根据齐诗。 汉焦延寿、桓宽亦学习齐诗,焦著《焦氏易林》,桓著《盐铁论》,皆引齐诗。 齐诗西汉时立于学官,亡于魏,其遗说见于《仪礼》《礼记》《易林》《盐铁论》等书中。

102 韩诗:韩诗出于燕人韩婴,作《内传》四卷,《外传》六卷,今存《外传》。
韩婴是文帝时博士,景帝时为常山太傅。他的弟子著有《韩故》、《韩说》、《韩诗章句》、《薛氏章句》等书,今皆不传。而后人所作类书,引诗多半根据韩诗。 韩诗西汉时立于学官,亡于宋。其遗说除现存《韩诗外传》外,多散见于类书中。

103 三家诗皆先后亡佚,其遗说仅存于后人著作中的证引。专门作此项搜集工作的,有宋王应麟《诗考》,清范家相《三家诗拾遗》,丁晏《诗考补注补遗》,阮元《三家诗补遗》,陈乔枞《三家诗遗说考》,以及马国翰《玉函房辑佚书》有关《诗经》部分。而清末长沙人王先谦集诸家之大成,作《诗三家义集疏》二十八卷,三家遗说,尽萃于此。

104 毛诗:毛诗也是传自子夏,六国时人毛亨作《毛诗故训传》,传授汉赵人毛苌。苌为河间献王博士,北海太守。西汉时三家诗均立于学官,惟《毛诗》不被重视。后郑玄作《毛诗笺》,从此《毛诗》风行一时,在东汉平帝时立于学官,而学习三家诗者渐少。唐孔颖达为《毛诗》《郑笺》作《疏》,名《毛诗正义》。后人将汉卫宏《序》、毛亨《传》、郑玄《笺》、孔颖达《疏》,合刻一本,称为《毛诗注疏》,共七十卷。

105 《毛诗图》 明代周臣作 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藏

106 《周南·麟之趾》 清代焦秉贞作

107 诗序 “大序、小序”三说 第一说,将《诗经》第一首诗《关雎》的前面有一段较长的序文,叫它作“大序”。《关雎》以下的各首诗,每首的前面有一段序文叫它做“小序”。

108 第二说,将《关雎》前面的序文,从第一句到“用之邦国焉”,认为这一段是说明《关雎》一首诗的,叫它做“小序”。从“风,风也”到最后一句是总论全部《诗经》的,叫它做“大序”。
第三说,称每首诗歌的序文的第一句为“小序”,如“《关雎》,后妃之德也”,“《葛覃》,后妃之本也”。第一句以下的话,叫它做“大序”。

109 《关雎》前面的序 《关雎》,后妃之德也,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故用之乡人焉, 用之邦国焉。风,风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而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情发于声,声成文谓之音。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先王以是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

110 故诗有六义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主文而谲谏,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故曰风。至于王道衰,礼义废,政教失,国异政,家殊俗,而变风变雅作矣。国史明乎得失之迹,伤人伦之废,哀刑政之苛,吟咏情性,以风其上,达于事变而怀其旧俗者也,故变风发乎情,止乎礼义。发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礼义,先王之泽也。是以一国之事,系一人之本,谓之风;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谓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废兴也。政有大小,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是谓四始,诗之至也。

111 《诗序》的作者问题 共有九说,较有根据而有影响者约有三说:一、子夏作。二、子夏、毛公、卫宏合作。三、卫宏作。 东汉卫宏作的可能性最大。

112 《诗经》各部分的产生年代和地域

113 南宋绍兴年间杨甲编撰《六经图》中的一幅地图。《六经图》初刻于乾道元年(1165),此刻本早已失传。现存的宋刻本为南宋福建刻袖珍本残本,其中有《十五国风地理之图》。该图绘于1155年,图的范围主要是长江以北、长城以南的地区。图中山脉用黑三角形表示,河流用单曲线表示,古今地名一般不加框,只“周南”、“召南”外括方框,“秦”、“晋”等用圆形黑底白字表示,长城的符号十分醒目。

114 清人绘制的国风地理图

115 一、《二南》 《毛诗》说它是文王时代的诗,《郑笺》和后来的崇毛派都这么说。但经过后人考证,认为《汝坟》、《何彼穠矣》、《甘棠》、《野有死麕》等,都是东迁以后的诗。它的写作技巧远胜于《周颂》,周初不可能产生这样成熟的作品。

116 《二南》产生的地域,《关雎》说:“在河之洲”,指的是黄河。《汉广》说:“江之永矣”,指的是长江。黄河和长江之间有汉水、汝水,这就是《汉广》所说的“汉有游女”,《汝坟》所说的“遵彼汝坟”。在黄河和长江的地区,《二南》诗中简称为“南”,就是《樛(jiū)木》所说的“南有樛木”,《汉广》所说的“南有乔木”。《草虫》的“陟彼南山”,《殷其雷》的“在南山之阳”,“南山”指的是它北面的终南山。这和《韩诗序》所说的“其地在南阳、南郡之间”相同。按“南阳”即今河南省西南部,湖北省北部。“南郡”即今湖北省江陵县一带。

117 由此可见,《二南》的产生地包括河南的临汝、南阳,湖北的襄阳、宜昌、江陵等一带地方。在十五国风中是最南的。

118 《二南》的作者多为妇女,反映她们劳动、恋爱、归宁、思夫等生活与思想感情。还有一些礼俗诗,如贺婚、祝多子诗。从音乐上说来,它可能受了南音的影响,《吕氏春秋·音初篇》说:“涂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候禹于涂山之阳。女乃作歌,歌曰:‘候人兮猗’,实始作为南音。周公召(shao)公取风焉,以为周南召南。”这是《二南》的地方性。《左传》说:“汉阳诸姬,楚实尽之”,《二南》的产生地,后来都被楚国吞并,所以有人称它为《楚辞》之源。

119 二、《邶》《鄘》《卫》 春秋时人认为它都是卫诗。今本《诗经》,《邶》十九篇,《鄘》十篇,《卫》十篇,可能是毛公随意分的。《卫风》都是被狄人灭亡(公元前660年)以前的诗。《定之方中》则产生于文公季年的时候。

120 邶和鄘都是卫邑名,同属一个地区。它原来是殷商的首都,叫做“牧野”或“沬(mei)邦”。武王灭殷,占领朝(zhao)歌一带,三分其地。朝歌北边是邶,东边是鄘,南边是卫。卫都朝歌,在今河南淇县,故诗多称淇水。卫风的产生地,在今河北的磁县,河南的濮阳、安阳、淇县、渭县、汲县、开封、中牟(mu)等地。

121 卫国昏君特别多,百姓负担重。北方受狄人的侵略,南方受齐、晋争霸的威胁。卫都是一个商业发达的较大都市,是商人必经之路。魏源说:“商旅集则货财盛,货财盛则声色辏。”他概括了卫地当时的经济形势。

122 《卫风》的特点:第一,产生了中国第一位女诗人许穆夫人,她的作品《载驰》(一说《竹竿》、《泉水》也是她的作品),表现了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第二,反映阶级矛盾的诗比较多,如《北风》、《相鼠》、《墙有茨cí 》、《新台》、《鹑之奔奔》等,斗争性之强,在《诗经》中除《魏风》外,是少见的。第三,关于恋爱婚姻方面的诗较多,如《柏舟》《桑中》《氓méng 》《谷风》等。

123 三、《王风》 全是平王东迁(前770年)以后的作品。其时王室衰微,无力驾御诸侯,地位等于列国,故称《王风》。王即王都的简称。平王东迁洛邑,在今河南洛阳孟县、沁阳、偃师、巩县、温县一带地方。清人崔述说:“幽王昏暴,戎狄侵陵;平王播迁,家室瓢荡。” 如《黍离》《兔爰》《葛藟》《君子于役》等诗,多带有乱离悲凉的气氛。

124 四、《郑风》 周幽王时,郑桓公作周王的司徒,犬戎杀幽王和桓公。桓公的儿子武公继位,仍称郑。《左传·闵公二年》:“郑人恶高克,……为之赋《清人》。”此事发生在公元前660年左右。可见《郑风》是春秋时代的作品。

125 郑国的都城新郑,在今河南郑州一带地方。郑诗的特点,即《论语》所说的“郑声淫”。这不仅指声调而言,结合诗的内容,绝大多数都是恋爱诗歌。新郑也是一个大都会,民间一直盛行着男女在溱洧等地游春的习俗,故诗多言情之作。

126 五、《齐风》 《南山》、《敝笱》二篇,写齐襄公和他的胞妹文姜私通之事,《左传》也有记载,发生在春秋时候。《猗嗟》和《载驱》也是春秋的作品。 齐在今山东省中北部和中部。它的首都临淄,在春秋时代也是一个大都会。朱熹说:“太公……既封于齐,通工商之业,便鱼盐之利,民多归之,故为大国。”所以《齐风》反映恋爱婚姻问题的诗也比较多。齐地面山,民多狩猎,《还》《卢令》是写狩猎的诗,《猗嗟》是歌颂射手的诗,多勇武之气。

127 六、《魏风》 魏国在周惠王十六年(前661年)被晋献公所灭,全部《魏风》都是魏亡以前的作品。 魏在今山西芮城一带,土地干,生产少,魏国君主俭啬,百姓生活比别的地区更苦。魏诗在《国风》中风格最一致,多半反映阶级矛盾。《鲁诗》说:“履亩税而《硕鼠》作。”《魏风》富于战斗性,可能是由于魏地较早向百姓征收双重税的缘故。

128 七、《唐风》 唐国就是晋国。《扬之水》写晋昭侯封他季弟成师在曲沃,后来曲沃的势力大过了晋侯,想搞政变。这件事《左传》亦有记载,它发生在春秋时候。 唐在今山西中部。周成王封他的弟弟姬叔虞为唐侯,都城在今山西翼县南。唐地有“晋水”,故后改称“晋”。晋从昭侯封他的季弟成师于曲沃后,晋君和成师系统的斗争,足足乱了六七十年,百姓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诗多消极颓废之气。

129 八、《秦风》 《小戎》写秦襄公伐西戎的事(前800年),《黄鸟》揭露秦穆公用人殉葬的罪行。《左传·鲁文公六年》:“秦伯任好卒,以子车氏之三子奄息、仲行、针虎为殉,皆秦之良也,国人哀之,为之赋《黄鸟》。”这是公元前621年的事。

130 秦国原来占据甘肃天水一带,后来疆土逐渐扩大,占据陕西一些地方。西周末年,秦庄公、襄公平定犬戎,平王东迁,西周王畿和豳地归秦所有。《汉书·地理志》:“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皆迫近戎狄,修习战备,高上气力,以射猎为先。故秦诗曰:在其板屋,又曰: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俱行。及《车辚》《驷驖tiě 》《小戎》之篇,皆言车马田狩之事。”尚武精神,是《秦风》的特点。

131 九、《陈风》 《陈风》可考者为《株林》,它作于鲁宣公十年,即公元前599年。这是《诗经》中最晚的一首诗,在春秋中叶。 陈国在今河南淮阳、柘城和安徽亳县一带。《陈风》多半是关于恋爱婚姻的诗,这和陈地崇信巫鬼的风俗有密切关系。《汉书·地理志》:“妇人尊贵,好祭祀用巫,故俗好巫鬼,击鼓于宛丘之上,婆娑于枌树之下,有太姬歌舞遗风。”《宛丘》和《东门之枌》两首诗正可说明陈地的诗风。

132 十、《桧风》 桧(kuai)国在西周末年被郑桓公所灭,事见《史记》。所以全部《桧风》都是西周的作品。桧国在今河南密县一带地方。只存诗四首。

133 十一、《曹风》 《侯人》写曹共公的事。《左传·鲁僖公二十八年》有关曹共公不用僖负羁而乘轩者三百人的记载,僖负羁是春秋晋文公同时人,约当公元前640年左右。余篇不详。 曹国在今山东西南部菏泽、定陶、曹县一带。也只存四首诗。曹是一个较小的国家,位于齐、晋之间,统治者如曹共公等,生活腐化,百姓感到悲观失望,《蜉蝣fúyóu 》一诗是这方面的代表作。

134 十二、《豳风》 《破斧》:“周公东征。”《东山》:“我徂东山,滔滔不归。”“自我不见,于今三年。”它是周公东征士卒在归途中所作的诗。西周亡后,豳地为秦所有。所以《豳风》全部都是西周的作品,是《国风》中最早的诗。 豳,亦作邠(bīn ) ,在今陕西旬邑、邠县一带。 豳地原为周的祖先公刘所开发,周是重视农业的民族,故豳诗多带有农耕色彩,除《七月》外,《东山》等诗,也可以看出它的影子。《汉书·地理志》:“昔后稷封邰,公刘处豳,太王徙岐,文王作丰,武王治镐,其民有先王遗风,好稼穑,务本业,故豳诗言农业衣食之本甚备。”

135 《大雅》《小雅》 《大雅》的大部分诗作于西周前期,其中最早的是《文王》,《吕氏春秋》曾引这首诗,以为是周公旦所作(约在公元前1100年左右)。最晚的诗,可能是《瞻卬(áng) 》和《召昊》,是幽王时候的作品。 《小雅》各篇产生的时间最长,从西周到东周都有,以厉、宣、幽西周末年的诗为最多。它 最晚的诗,如《节南山》提到“尹氏”,《正月》提到“褒姒”,约当平王初年,即公元前770年左右。

136 《大雅》和《小雅》多半是周朝上层人物的作品,产生在西、东周的首都镐(hào)京(西安)和洛邑(洛阳)。《小雅》中的少数民歌,是用首都声调谱曲的,它的产生地可能在周都的郊区,如《大东》、《采薇》等。

137 《颂》 《周颂》是《诗经》中最早的诗。据后人考证,作于武王、成王、康王、昭王时代大约一百多年间(公元前1100至950年),都是西周初期的作品,其中以“大武舞歌”的《武》、《赉lài 》、《桓》等为最早。 《商颂》即宋颂,是宋人正考父依据商之名颂改写的,用它歌颂宋襄公,是春秋时代的作品。

138 《鲁颂》里的《閟(bì)宫》有“奚斯所作”一句,奚斯是鲁僖公时人(公元前650年左右)。 《駉》,《毛序》认为“史克作是颂”,史克是鲁襄公时人(公元前570年左右)。可见《鲁颂》也是春秋时代的作品。
《周颂》的产生地在镐京。《鲁颂》产生在春秋鲁国的首都山东曲阜。《商颂》是宋诗,产生在春秋宋国首都河南商丘。

139 《诗经》的编集 一、采诗说 《诗经》中的一部分诗是民歌,据古书说,这是周王朝派出专门的官员到各地去采集的。官员的名称,各书不同,如“行人”、“遒人”、“轩车使者”、“逌(yōu)人使者”等;但他们“采诗”的职责是相同的。

140 (一)《左传·鲁襄公十四年》引《夏书》:“遒人以木铎徇于路,官师相规,工执艺事以谏。”杜顶注:“遒人,行令之官也。木铎,木舌金铃。徇于路,求歌谣之言。”按《夏书》《胤征》篇,可证遒人的官职,在左丘明以前就有。

141 (二)《孟子》:“王者之迹熄而诗亡,诗亡然后《春秋》作。”《说文》:“䢋,古之遒人,以木铎记诗言。读与‘记’同。”宋翔风《孟子赵注补正》:“《孟子》:‘王者之迹熄’, ‘迹’当作‘䢋’。言王国无遒人之官,而诗遂亡矣。后人多闻‘迹’,寡闻‘䢋’,故改䢋为迹。”按许慎和宋翔凤解释孟子所说的“迹熄”二字,是正确的;采诗遒人官职废止以后,诗歌就没有了,接着就产生《春秋》这一部书。可见孟子也说到遒人的官职。

142 (三)刘歆《与扬雄书》:“诏问三代、周、秦轩车使者、逌(yōu)人使者,以岁八月巡路求代语、童谣、歌戏。”按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认为“逌人”就是“遒人”,它和“使者”、“行人”同实而异名。

143 (四)《汉书·食货志》:“孟春之月,群居者将散,行人振木铎徇于路以采诗,献之太师,比其音乐,以闻于天子。故曰,王者不窥牅户而知天下。”《汉书·艺文志》:“故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

144 东汉何休《春秋公羊传注》:“男女有所怨恨,想从而歌,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男年 六十,女年五十无子者,官衣食之,使之民间求诗。乡移于邑,邑移于国,国以闻于天子。”

145 二、献诗、陈诗说 《国语·周语》:“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矇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修之。” 《礼记·王制》:“命太师陈诗以观民风。”

146 三、孔子删诗说。 此说在汉代以前的书上没有记载。始于史迁。《史记·孔子世家》:“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 《汉书·艺文志》:“孔子纯取周诗,上采殷,下取鲁,凡三百五篇。”宋欧阳修发展《史记》《汉书》的说法,归纳出孔子删诗的删章、删句、删字的三个原则,顾炎武则进一步为孔子不删“淫诗”作辩护。

147 首先怀疑孔子删诗说的是孔安国,他认为古代诗歌决不会有三千多篇,孔子决不会删去十分之九。孔颖达、朱熹也不赞成删诗说,清代学者朱彝尊、赵翼、崔述等力证孔子没有删诗,只是订正乐调。

148 他们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孔子在《论语》中常说:“诗三百”,可见三百篇早就是定数,不是孔子删后定的。 (二)如果古代真有三千多篇诗,被孔子删去十分之九,那么在先秦古书中一定会提到许多逸诗,但实际上逸诗只有二三十分之一,可见孔子不曾删诗。

149 (三)《史记》上所说孔子删诗只“取可施于礼义”的。现在《诗经》中还保存着的“淫诗”,孔子为什么不删削?逸诗见于《仪礼》的,如《肆夏》、《新宫》,都被王朝所采用,认为“可施于礼义”的,孔子为什么要删削这些合礼的诗? (四)据《左传》,吴国季札到鲁国参观周乐,鲁叔孙穆子让乐工为他唱诗,乐工演奏歌舞的十五国名与风、雅、颂的次序,和今本《诗经》相同,那时候孔子才八岁,不可能删诗。 季札

150 (五)古代外交家常在宴会上“赋诗言志”,有时让乐工歌唱诗句,所以他们必定有一个基本相同的本子。如果诗真有三千多篇,当时的士大夫和乐工记不了这么多的诗。
(六)孔子自己没有说过删诗的话,只说“诵诗三百”。删诗之说,是司马迁说的。学者不信孔子自己说的话,却信别人的话。

151 孔子说:“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孔子对《诗经》曾作核定乐谱的工作,他在“正乐”方面是有功绩的。据赵翼《廿二史劄记·史记有后人窜入条》的考证,说明《史记》是有后人窜改的地方。关于孔子删诗这一段记载,可能也是后人窜改过的。总之,孔子删诗说虽极有影响,但不可信。

152 20世纪《诗经》学 一、《诗经》学的传统 二、疑古辨伪思潮与《诗经》研究 三、唯物史观与《诗经》研究 四、极左思潮与《诗经》研究
五、文化意识与《诗经》研究 六、文化人类学与《诗经》研究 七、考古发现与《诗经》研究

153 一、《诗经》学的传统 自西汉至五四时期,《诗经》一直以经学的面貌流传,这种状况决定了《诗经》研究主要是经学研究。
汉学派:以毛传和郑笺为代表,经过由汉至唐和清代的发展而形成的《诗经》学派。以对文字、声音、训诂、名物的实证研究为主,在此基础上做出判断。即由声音、文字以求训诂,由训诂以寻义理。

154 宋学派:以朱熹《诗集传》为代表,成于宋,盛于元明。朱熹在训诂方面不及汉儒。但他对赋、比、兴的定义,下得比较恰当;说《风》是里巷歌谣,是男女各言其情的诗,很符合当时社会实际情况。他对诗歌的难字,有简明的注释,并有注音,文字浅近,章后又有概括的说明,使人容易理解,对初学者是有帮助的。

155 二、疑古辨伪思潮与《诗经》研究 疑古学派:五四前后,主要以顾颉刚、钱玄同等人为代表,也得到胡适的支持。他们以为古代的很多问题,都需要重新看、重新探讨,觉得很多被当作信史的东西其实都是传说,而不是真实的历史。他们有一个理论,叫“层累堆积说”,认为古代的传说就像滚雪球似的,原来可能有一点点影子,但这雪球越滚越大,越大就越离原来那一点点影子越远。所以,古代的东西就值得怀疑了,因此这个学派被称做疑古学派。它们受晚清今文经学派的影响很大。

156 胡适《谈谈诗经》 强调对《诗经》要树立几个基本观念:1、《诗经》不是一部经典;2、孔子没有删诗;3、《诗经》不是一个时代辑成的,而是慢慢地收集起来,不是哪一个人辑的,也不是哪一个人作的;4、二千年来《诗经》的研究一代比一代进步。 指明现代《诗经》学的两条根本性的研究方法:1、用精密的科学的方法,在比较归纳的基础上,来做一种新的训诂工夫,对于《诗经》的文字和文法上都重新下注解。2、大胆地推翻二千年积下来的附会的见解,多备一些参考材料,细细涵泳原文,用社会学的,历史的,文学的眼光重新给每一首诗下个解释。

157 《古史辨》第一册 ,收有顾颉刚和钱玄同讨论《诗经》性质的三封书信,可以见出该派对《诗经》研究的态度。
顾颉刚在《论诗经歌词转变书》中说:“我想做一篇《歌谣的转变》,说明《唐风》中的《杕杜》和《有杕之杜》同是一首乞人之歌,《邶风》中的《谷风》和《小雅》中的《谷风》同是一首弃妇之歌,《小雅》中的《白驹》和《周颂》中的《有客》同是一首留人之歌,只是一首的分化,不是各别的两首。从此证明《风》和《雅》《颂》只是大致的分配,并没有严密的界限。”

158 钱玄同《论诗经真相书》直接指出:《诗经》只是一部最古的“总集”,与《文选》《花间集》《太平乐府》等书性质全同,与什么“圣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这书的编辑和孔老头儿也全不相干,不过他老人家曾经读过它罢了。并认为:研究《诗经》,只应该从文章上去体会出某诗是讲的什么。至于那“刺某王”、“美某公”、“后妃之德”、“文王之化”等等话头,即使让一百步,说作诗者确有此等言外之意,但作者既未曾明明白白地告诉咱们,咱们也只好阙而不讲;——况且这些言外之意,和艺术底本身无关,尽可不去理会它。 《论诗经和群经辨伪书》明确了新《诗经》学的任务是:救《诗》于汉宋腐儒之手,剥下它乔装的圣贤面具,归还它原来的文学真相。

159 召南·野有死麕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 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 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 无感我帨兮,
无使尨也吠。

160 诗序:《野有死麕》,恶无礼也。天下大乱,强暴相陵,遂成淫风。被文王之化,虽当乱世,犹恶无礼也。
郑玄《诗笺》:贞女欲吉士以礼来,……又疾时无礼,强暴之男相劫胁。 朱熹《诗集传》:此章乃述女子拒之之辞,言姑徐徐而来,毋动我之帨,毋惊我之犬,以甚言其不能相及也。其凛然不可犯之意盖可见矣!

161 顾颉刚:《召南·野有死麕》是一首情歌。……可怜一班经学家的心给圣人之道迷蒙住了
顾颉刚:《召南·野有死麕》是一首情歌。……可怜一班经学家的心给圣人之道迷蒙住了! ……经他们这样一说,于是怀春之女就变成了贞女,吉士也就变成强暴之男,情投意合就变成了无礼劫胁,急迫的要求就变成了凛然不可犯之拒!

162 《野有死麕》的讨论,基本上是顾颉刚、俞平伯、胡适、周作人四者之间的对话。针对顾颉刚《野有死麕》、胡适《论〈野有死麕〉书》纠缠于“帨”是佩巾还是门帘的争论,俞平伯《关于〈野有死麇〉之卒章》发表了如下意见:“且无论门帘也罢,手帕也罢,摇来摇去,总不见得有多大的声音。这个争辩上可以不必。我于此章,做解微与您俩不同。我以为卒章三句,是三层意思,非一意复说。‘无使痝也吠’,意在不要惊动他人。若‘无感我帨兮’乃是不要拉拉扯扯之谓,本意既不在有声音与否上面,你们所论自然不曾中的。郑玄朱熹以为贞女见了强暴,必是凛乎不可犯也;而您俩以为怀春之女,一见吉士,便全身入抱,绝无迎拒迟徊之态。您俩真是朴学家的嫡派呀!”

163 面队俞平伯的批评,顾颉刚承认:“诗人的话本须诗人才能解得,我自己知道我的眼光太质直了。”周作人《与平伯书》则云:“盖欲甚解便多故意穿凿,反失却原来浅显之意了。适之先生的把帨解作门帘,即犯此病。又他说此诗有社会学的意味,引求婚用兽肉作证,其实这是郑笺的老话。照旧说贞女希望男子以礼来求婚,这才说得通,若作私情讲似乎可笑,吉士既然照例拿了鹿肉来,女家都是知道,当然是公然的了,还怕什么狗叫?这也是求甚解之病。”

164 古史辨派《诗经》研究的重要成就 揭示了《诗序》说诗方法的历史渊源 揭示了历史上对所谓“淫诗”认识发展的思想逻辑 古史辨派《诗经》研究的存在问题 理论认识上的片面性(主要表现为只认定诗经为民间歌谣总集) 对传统《诗经》学的批评多有偏激之处

165 三、唯物史观与《诗经》研究

166 恩格斯《卡尔·马克思》:一切历史现象都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说明,而每一历史时期的观念和思想也同样可以极其简单地由这一时期的生活的经济条件以及由这些条件决定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来说明。历史破天荒第一次被安置在它的真正基础上;一个很明显而以前完全被人忽略的事实,即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就是说首先必须劳动,然后才能争取统治,从事政治、宗教和哲学等等。

167 恩格斯《反杜林论》:生产以及随生产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在每个历史地出现的社会中,产品分配以及和它相伴随的社会之划分为阶级或等级,是由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所以,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

168 1949年以后唯物史观成为大陆学界主流指导理论,1990年代以后由中心沦为边缘。
《诗经》中某些作品的认识一直存在争议,有的至今仍为《诗经》研究的悬案,而这些问题的产生与对唯物史观的理解(其中有些是错误的理解)有直接关系。 《诗经》研究中庸俗社会学的长期泛滥也与对唯物史观的错误态度和认识有关。

169 王风·葛藟 绵绵葛藟,在河之浒。终远兄弟,谓他人父。谓他人父,亦莫我顾! 绵绵葛藟,在河之涘。终远兄弟,谓他人母。谓他人母,亦莫我有!
绵绵葛藟,在河之漘。终远兄弟,谓他人昆。谓他人昆,亦莫我闻!

170 《诗序》:《葛藟》,王族刺平王也。周室道衰,弃其九族焉。《笺》:九族者,据己上至高祖,下及玄孙之亲。
朱熹《诗集传》:世衰民散,有去其乡里家族而流离失所者,作此诗以自叹。言绵绵葛藟,则在河之浒矣。今乃终远兄弟而谓他人为己父,己虽谓彼谓父,而彼亦不我顾,则其穷也甚矣。

171 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这是流亡他乡者求助不得的怨诗。……春秋时代,战争频仍,民不聊生,纷纷逃亡。这首诗的作者可能是从洛阳附近的邻国逃亡到王都的。他到处乞求,甚至称别人为父母兄弟,希望得到一点同情和救济,但人们给他的却只有白眼。诗深刻地反映了当时炎凉无情的世态。

172 上述古今几家的认识有根本性不同:按《诗序》,此诗为王族之作,抒发上层贵族对王室衰落的悲哀;按《集传》,是流离失所者的自叹,认识较符合诗义;按《诗经注析》,是反映世态炎凉和人民走投无路的怨诗。唯物史观在辨认此诗抒情主体方面体现出其优越性。 20世纪50、60年代,唯物史观异化为庸俗社会学。《诗经》研究=思想内容研究=阶级斗争研究=进步与反动之别

173 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1928)是最早将唯物史观用于《诗经》研究的著作。

174 郭沫若采用以《诗》证史的方法,用《诗经》中的材料,说明当时(殷商末年至东周初年)的社会生活情况,来建构自己关于中国古代社会性质的学说。在他之前,谢无量等人也试图在《诗经》研究中采取历史学的取向,但他们对《诗经》的理解过于守旧,只是依了郑玄《诗谱》所定的世次来附会图解古史。历史学家刘节、傅斯年等对与《诗经》相关的个别史实有所考订,但仅限于考据学范畴,并非系统性的梳理。 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以《诗》证史的观念已经是全新的了,但其论述终嫌简略而缺少系统。到了郭沫若,不但是以全新的眼光看《诗经》本身,其历史理论也已是全新而有体系的,而且广泛吸收了金文和古史研究的新成果。

175 《中国古代社会研究》的《自序》说:“本书的性质可以说就是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的续编。”该书第二篇《〈诗〉〈书〉时代的社会变革与其思想上之反映》 ,以《诗经》和《尚书》两部书中的材料为参考比验,论证了殷、周之际的原始公社制向奴隶制的转变,以及东周时的奴隶制向封建制的转变。

176 该篇第一章《由原始公社制向奴隶制的推移》之第一节《原始社会公社的反映》,以《大雅·绵》和《思齐》为根据,判定在古公亶父的时候,周室还是母系的社会;周文王则处在亚血族群婚时代。第二节《奴隶制的完成》列举《诗经》中有关农业的资料,论述周初农业的发达,指出:奴隶制的社会组织是在周初完成的;它的原因是在农业的发达;农业的发达可能是在铁的耕器的发明(后来修订了此一看法)。

177 在论述周初农业的发展时,重点分析了《大雅》的《生民》、《绵》、《公刘》等几篇作品,并指出《生民》篇的首章表明周初离原始社会还不甚远,尚是知有母而不知有父的。还通过对《豳风·七月》和《小雅》的《楚茨》、《信南山》、《甫田》以及《豳颂》的六篇诗的分析,论述当时的农夫生活,用了阶级分析方法,揭示出被榨取阶级的“农夫”和榨取阶级的“公子”们之间的对立。

178 豳风·七月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日迟迟,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蚕月条桑,取彼斧斨。以伐远扬,猗彼女桑。七月鸣鵙,八月载绩。载玄载黄,我朱孔阳,为公子裳。

179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八月其获,十月陨萚。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二之日其同,载缵武功。言私其豵,献豜于公。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穹窒熏鼠,塞向墐户。嗟我妇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农夫。  

180 九月筑场圃,十月纳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麦。嗟我农夫,我稼既同,上入执宫功。昼尔于茅,宵尔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  
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181 郭沫若说:“这诗描写当时的农夫周年四季一天到晚都没有休息的时候。男的呢种田筑圃,女的呢养蚕织布。栽种出来的成果呢献给公家,而自己吃的只是一些瓠瓜苦菜。养织出来的成果呢是替‘公子’做衣裳,而自己多是无衣无褐……女子好象还有别的一种公事,就是在春日艳阳的时候,公子们的春情发动了,那就不免要遭一番蹂躏了。”并指出:这诗当然不是农夫做的,因为它把农夫的痛苦故意的甘媚化了,牧歌化了。他还作了这样的总结:总之所谓农夫,所谓庶民,都是当时的奴隶。这些奴隶在平时便做农;在有土木工事的时候便供徭役,在征战的时候,便不免要当兵或者是伕役了。

182 第三节《宗教思想的确立》指出:《雅》、《颂》相当于《旧约》里面的《雅歌诗篇》。《诗经》和《书经》上的宗教思想,就是奴隶制下的支配阶级的根本观念,具体表现为三个方面:1、人格神的存在,2、神权政治的主张,3、想以折中主义来消灭辨证式的进化。

183 第二章《由奴隶制向封建制的推移》第一节《宗教思想的动摇》,指出:唯一神的宗教思想在西周末年便渐渐动摇起来了。《诗经》的“变风”“变雅”,特别是“变雅”,差不多全部都是怨天恨人之作,具体表现在“对于天的怨望”、“彻底的怀疑”、 “祖宗崇拜的怀疑”等六个方面。奴隶制昌盛的时候,人是失掉了他的独立的存在的,宇宙内的事情一切都是天帝做主,社会上的事情都是人王做主。但是在这宗教思想动摇的时候,人的存在便抬起了头来。通过对《秦风·黄鸟》的具体分析,论述了殉葬成为问题的原因就在于人的独立性的发现。

184 第二节《社会关系的动摇》征引了“变风”“变雅”的材料,通过“阶级意识的觉醒”、“旧家贵族的破产”、“新兴有产者的勃兴”三项内容的陈述,证明周室东迁的前后是由奴隶制变为真正的封建制度的时期。在“阶级意识的觉醒”的部分,通过对《魏风·伐檀》、《硕鼠》、《小雅·黄鸟》、《大东》等数篇的剖析,揭示了当时被压迫阶级的反抗意识。他的论述,使得这四篇在解放后五六十年代以阶级分析为中心的《诗经》研究中倍受关注。第三节《产业的发展》则以《大雅》的《崧高》、《烝民》、《韩奕》、《常武》等几篇为例,说明当时所谓开疆辟土,其实就是推广自己的农业。

185 其后《青铜时代》(1945)之《由周代农事诗论到周代社会》则进一步修正和发展了《中国古代社会研究》中的一些观点,按他自己认定的时代先后次序,对《噫嘻》、《臣工》、《丰年》、《载芟》、《良耜》、《甫田》、《大田》、《信南山》、《楚茨》、《七月》十首诗,依次作了剖析说解,并作了语体文翻译,从而对西周的生产方式作了论述。总的倾向是进一步证成“西周奴隶社会说”,反对把周代农事诗解为地主生活的纪录。

186 周颂·噫嘻 噫嘻成王,既昭假(gé )尔。 率时农夫,播厥百谷。 骏发尔私,终三十里。 亦服尔耕,十千维耦(ǒu )。

187 郭沫若指出《噫嘻》篇中的“成王”是生谥,因而断定该诗作于周成王时,并依据该篇论述周初的农业情形:农业生产的督率是王者所躬亲的要政之一;土地归国家所有,作着大规模的耕耘;耕田者的农夫是有王家官吏管率着的。并将《载芟》篇的“千耦其耘”和《噫嘻》篇“十千维耦”相印证,说明当时耕种的规模极其广大。

188 他还指出:从周初到春秋中叶,虽然已经有五百来年,在诗的形式上却未能显示出有多大的变化。《诗》经删订,是经过儒家整齐化了,固然是一个原因,而社会的停滞性(农业社会发展的进度总是很迟缓的)却是更为根本的原因。另外指出:在周初的诗里面可以看出有大规模的公田制,这些本分而又类似夸张的农事诗确实是有它们的现实的背景,这一背景是井田制的存在。

189 中国古史分期问题:郭沫若(战国封建说)、范文澜(西周封建说)、尚钺和何兹全(魏晋封建说),前两者影响尤大。
按郭说,《噫嘻》反映的是奴隶制度下的农业生产;按范说,《噫嘻》反映的是封建制的小农经济,“把这三十里的公田种完,然后从事你们自己的耕种,你们自己种地时,人真多啊”(孙作云《诗经与周代社会研究》) 分歧的根源不在《诗经》本身,而在史学观点。 建国后郭说因毛泽东的支持成为主流。

190 《中国古代社会研究》存在的问题: 为了证明马克思关于人类社会“进化的阶段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很正确的存在着的”,并说“大抵在西周以前就是所谓‘亚细亚’的原始公社社会,西周是与希腊罗马的奴隶制时代相当,东周以后,特别是秦以后,才真正地进入了封建社会”。这里以一般原理代替个别,把马克思关于五种社会形态的理论机械地套用于中国社会,不仅曲解了马克思的理论,而且给中国历史和《诗经》研究带来很多混乱。

191 侯外庐指出:“郭氏关于中国古代社会的理论根据仅是《家庭、所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的前半部,却忽略了后半部希腊、罗马、日尔曼三个类型的国家成立底基本材料”,因此“郭先生的缺点,其中有一个便是等视西周与西洋的古典”。假如中国没有奴隶制社会,五种社会形态说不符合中国历史的实际,那么郭沫若从奴隶制社会出发对《诗经》的分析,也就成了空中楼阁。 目前学界多认为所谓中国古史的分期问题,可能是个“假问题”,中国历史上并不存在古希腊罗马那样的奴隶制,秦汉以后的中国社会亦非欧洲中世纪那样的封建制。

192 四、极左思潮与《诗经》研究 极左思潮干扰和控制之下的《诗经》研究充满了谬误和荒诞,没有学术价值可言。

193 陈风·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 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 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194 余冠英《诗经选译》(1958) 月儿出来亮晶晶啊,照着美人多么俊啊。 安闲的步儿苗条的影啊,我的心儿不安宁啊。 月儿出来白皓皓啊,照着美人多么俏啊。 安闲的步儿灵活的腰啊,我的心儿突突地跳啊。 月儿高挂像灯盏啊,美人儿身上银光满啊。 腰身柔软脚步儿闲啊,我的心上波浪翻啊。

195 高亨《诗经选注》(1956) 月儿出来白晶晶啊! 橡树盘曲又纵横啊! 英俊的人儿身缠大绑绳啊! 愁苦的心灵如何悲痛啊! 月儿出来白汪汪啊! 橡树风吹飕飕响啊! 英俊的人儿刀下亡啊! 愁苦的心灵跳得慌啊! 月儿出来当空照啊! 橡树风吹颤摇摇啊! 英俊的人被火烧啊! 愁苦的心灵如何惨悼啊!

196 高亨:“这首短歌揭露了封建统治阶级的凶暴残忍,反映出被压迫的人们的牺牲流血,充满着作者的悲悼情绪,而这种本质是对统治者的强烈憎恨。” “在月色惨白之下,一位英俊的人儿身上五花大绑走进杀人场,钢刀一举,人头落地,火光一起,尸首成灰。杀人场旁的老橡树,枝干盘曲,被风吹动,吼叫颤摇,增加了阴森气象,作者们的心灵在悲苦,在跳动,在伤悼。”

197 高亨在为答辩王遒扬的批评而写给《文史哲》的信中说:“我理解此诗的主要根据是此诗第二章说:‘佼人倒’。旧说‘倒好貌’。而陆德明‘经典释文’载诗经的古本倒作到。”他认为“诗经的古本倒作劉”,于是便从《尔雅》《尚书》《诗经》《逸周书》等古籍中找出了“劉,杀也”的古训,并又根据第三章的“燎的本义是焚烧”,从而便认为第一章的“僚”乃“缭”的借字,于是便构成了“五花大绑”“人头落地”“尸首成灰”等形象。他又以为“舒”乃“杼”的借字,即橡树,因而接着他便抛弃了“不圆满”的旧说,确定“窈纠”乃状橡树之盘曲纵横,“忧受”乃象飕飕声,“夭绍”乃“摇柖”之借字,是风吹橡树动摇之状,以此得出他的“新解”。

198 茅盾《夜读偶记》(1958) 按“为谁而作”、“为谁服务”把“三百篇”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是被压迫者的诗歌,是从他们的生活出发的“为事”、“为人”的“有所为”而作;另一部分是奴隶主贵族颂扬“盛德”、“武功”和“政绩”以及娱神、娱己之作。 《夜读偶记》以阶级性取代思想性和艺术性,是简单化和形而上学的表现。

199 五、文化意识与《诗经》研究 古代的文学研究一般只是随感和以辞章、义法为主的文章学研究;现代的文学研究除了继续古代的文章学之外,增添了考察文学和现实关系的“反映论”的内容。这种“纯文学”的文学研究都只是对文学文本的意义和结构的表层性把握,而丰富的文化意蕴和深层的内在结构无能为力。如《伐檀》《硕鼠》《七月》等篇被纳入阶级矛盾和斗争的模式中,文学作品被当作验证政治经济理论的材料,其道路也就越来越窄。

200 文化研究的重要表现:分类研究 一、祭祖颂歌:《生民》、《公刘》、《绵》、《皇矣》、《大明》赞颂了后稷、公刘、太王、王季、文王、武王的业绩,反映了西周开国的历史。 《生民》记述后稷创建农业的事迹,采用铺叙手法,歌颂后稷功德,富有传奇色彩。孙鑛《评诗经》:“次第铺叙,不惟记其事,兼貌其状,描摹如纤,绝有境之态。”

201 二、农事诗:《诗经》中的《臣工》、《噫嘻》、《丰年》、《载芟》、《良耜》,是耕种藉田,春夏祈谷、秋冬报祭时的祭祀乐歌,记录了与周人农业生产相关的宗教活动和风俗礼制,反映了周初的生产方式、生产规模以及生产力发展的水平。 《豳风·七月》是极古老的农事诗,是风诗中最长的一篇,一般以为产生于西周初。与《周颂》中的农事诗不同,它以相当长的篇幅,叙述农夫一年四季的劳动生活,并记载了当时的农业知识和生产经验,像是记农历的歌谣。从文学史来说,是后代田家诗的滥觞。

202 三、燕飨诗:《诗经》中还有以君臣、亲朋欢聚宴享为主要内容的燕飨诗,周之国君、诸侯、群臣大都是同姓子弟或姻亲,周统治者十分重视血缘亲族关系,利用这种宗法关系来加强统治。燕飨不是单纯为了享乐,而有政治目的。在这些宴饮中,发挥的是亲亲之道,宗法之义。 《小雅·鹿鸣》是天子宴群臣嘉宾之诗,后来也被用于贵族宴会宾客。宴饮中的仪式,体现了礼的规则和人的内在道德风范。燕飨诗以文学的形式,表现了周代礼乐文化的一些侧面。

203 四、怨刺诗:西周中叶以后,针砭时政的怨刺诗出现了,这些诗被后人称为“变风”、“变雅”。所谓“变风”、“变雅”:《礼记经解》说:“温柔敦厚,诗教也”。温柔敦厚是后世经学家纳入伦理轨道后对《诗经》作品的主观解说,即指“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诗经》确有不少含蓄蕴藉的作品,但也有一些直吐怒骂之作,这些作品被后人称为“变风”、“变雅”。“多具忧世之怀”,“有忧生之意”。(刘熙载《艺概》) 如《伐檀》《硕鼠》《民劳》《荡》《十月之交》《节南山》等。

204 五、战争徭役诗:战争徭役诗有30首,战争与徭役在作品中一般被称为“王事”:
王事靡盬,不遑启处。(《小雅·采薇》) 王事靡盬,不能艺稷黍。(《唐风·鸨羽》) 王事靡盬,忧我父母。(《小雅·北山》) 战争徭役诗的主旋律:周人重农尊亲,战争诗和徭役诗,大多表现为对战争、徭役的厌倦,含有较为浓郁的感伤思乡恋亲的意识。从而凸现了较强的周民族农业文化的心理特点。

205 《诗经》战争诗有两种情况: 其一、对周边民族的抵御与进攻(积极防御)。《小雅·采薇》对侵犯者充满了愤怒,洋溢着战胜侵犯者激情,但同时又反映出对久戍不归的厌倦,对自身遭际的哀伤。 其二、对内镇压叛乱的。《豳风·东山》出征三年的士兵,在归家的途中悲喜交加,想象着家乡的景况和回家后的心情,把现实和想象、回忆结合在一起,极为细腻地抒写了“我”的兴奋、伤感、欢欣向往、忧虑等心理活动。诗人对战争的厌倦,对和平生活的,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206 六、婚恋诗 单相思的诗:《周南·关睢》 男女相互爱慕的诗:《邶风·静女》 女子对男子的思念:《郑风·子衿》《郑风·出其东门》 争取婚姻自由的诗:《鄘风·柏舟》 弃妇诗:《卫风·氓》和《邶风·谷风》

207 《诗经》文化研究示例:诗经与婚姻民俗 召南·摽有梅 摽有梅,其实七兮。 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 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 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208 《周官》记:“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越语》勾践法令规定男二十娶,女十七嫁。一般认为,男三十、女二十是极限,不可超过,可以嫁娶之年则为男十六、女十四。战乱过后需要多增人口时,婚年就早,过期不嫁娶还要受处罚。由此再来看《召南·摽有梅》,女子心情如此迫切,不能简单地以“有女怀春”来概括。 

209 六、文化人类学与《诗经》研究 文化人类学是人类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它研究人类各民族创造的文化,以揭示人类文化的本质。使用考古学、人种学、民俗学、语言学、神话学、宗教学、心理学、民间文艺学的方法、概念、资料,对全世界不同民族作出描述和分析。 基本特征:一、世界性的学术视野。二、多学科交叉的综合性。三、指导原理的普遍性。其中前两者多为学者们关注,而第三点很容易被忽略。

210 《诗经》收录了公元前11世纪到公元前6世纪前后五百年的诗歌作品,但其内容却远远不限于这个时间范围,而大量保存了此前社会乃至原始时代的痕迹,诸如思想观念、生活习俗、宗教礼仪等。泰勒把这类保存下来的前代文化成为文化“遗留”。从历史发展和文化性质的角度看,《诗经》是保存文化“遗留”最多的典籍之一。因此《诗经》研究绝非一般的文学研究所能涵盖,必然要涉及诸如学科。这是《诗经》文化人类学研究兴起的重要原因。

211 闻一多的《诗经》文化人类学研究 闻一多研究《诗经》,既注意到它是“经”,又注意到它是“诗”,对汉唐训诂及宋儒诗说,无不胪列追究而吸取之,同时又强调直对本文。他在清代朴学家训诂学的基础上,利用社会历史知识,如民俗、心理、宗教、思想等等意识形态进行关照,从而对诗义作出全新而又合理的解释。他是《诗经》新训诂学和文化人类学取向的奠基人和集大成者。

212 早期论文《诗经的性欲观》 是受弗洛伊德学说影响,用泛性论和潜意识理论来解读《诗经》的代表性作品。他认为:《诗经》时代的生活,没有脱尽原始人的蜕壳。《诗经》表现性欲的方式,可分成五种:(一)明言性交(二)隐喻性交(三)暗示性交(四)联想性交(五)象征性交。而象征的说到性交,是出于潜意识的主动。出于这种认识,他将《召南·草虫》篇“我既觏止”的“觏”字及《郑风·野有蔓草》《溱洧》篇的“邂逅”释为交媾,将《终风》篇“谑浪笑傲”的“谑”字解作性虐待;又将《诗经》中虹、云、风雨、鱼、鸟等意象都当作性交的象征;说鱼笱是女阴的象征,芄兰是壮阳药,《郑风·大叔于田》是一首象征性交的诗。

213 《匡斋尺牍》 主要是对《芣苡》、《狼跋》、《兔罝》三篇的研究,在训诂上多胜说,如训“采采”同“璨璨”,为颜色鲜亮貌;“芣苡”为“胚胎”;“肃肃”为“缩缩”,即绳索纷乱状。该篇还涉及到一些研究原则问题,指出《诗经》研究工作有三桩困难:一、今天所见到的《三百篇》,尤其是二《南》与十三《风》,决不是原来的面目。二、没有血缘相近的民族的可参照物,在出土文物上亦没有参照物,用汉后的民歌来解释周初的民歌,用我们自己的心理去读《诗经》,在方法上是很危险的。三、如何摆开自己的主见,突破文化的鸿沟,去悟入那完全和自己生疏的“诗人”的心理?

214 为克服这些困难,他主张用“《诗经》时代”的眼光读《诗经》,他的具体做法是: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借用训诂的手段,教人回到原始的状态,努力复原当时的景况,给人确解,并教人想象,使读者张开想象的翅膀,在《诗经》的时代里飞翔。他又强调要用“诗”的眼光读《诗经》,他说:“汉人功利观念太深,把《三百篇》做了政治的课本;宋人稍好一点,又拉着道学不放手——一股头巾气;清人较为客观,但训诂学不是诗;近人囊中满是科学方法,真厉害。无奈历史——唯物史观和非唯物史观的,离诗还是很远。明明一部歌谣集,为什么没人认真的把它当文艺看呢!”

215 在该篇中,他还揭示了《诗经》中一些具有共性的现象,指出:在《诗经》里,“名”不仅是“实”的标签,还是“义”的符号,“名”是表业的,也是表德的,所以识名必须包括“课名责实”与“顾名思义”两种涵义,对于读诗的人,才有用处。譬如《麟之趾》的“麟”字是兽的名号,同时也是仁的象征,必须有这双层的涵义,下文的“振振公子”才有着落。同样的,芣苡是一种植物,也是一种品性。“芣苡”既与“胚胎”同音,在《诗》中这两个字便是双关的隐语。

216 1939年发表的《歌与诗》,指出《三百篇》有两个源头,一是歌,一是诗,而当时所谓诗在本质上乃是史。志与诗原来是一个字。志有三个意义:一、记忆,二、记录,三、怀抱,这三个意义正代表诗的发展途径上三个主要阶段。“歌”的本质是抒情的,“诗”的本质是是记事的。《三百篇》的诞生是诗与歌的合流。歌诗的平等合作,“情”“事”的平均发展,是诗的第三阶段的进展,也正是《三百篇》的特质。

217 1940年写的《姜嫄履大人迹考》,则是用文化人类学的方法研究上古神话,揭示“姜嫄履大人迹”的真相:履迹乃祭祀仪式之一部分,疑即一种象征的舞蹈;所谓“帝”实即代表上帝之神尸;神尸舞于前,姜嫄尾随其后,践神尸之迹而舞,舞毕相携止息于幽闲之处,因而有孕。当时实情,只是与人野合而有身,后人讳言野合,则曰履人之迹,更欲神异其事,乃曰履帝迹。

218 1945年发表的《说鱼》 ,进一步发展了《诗经的性欲观》中的某些观点,揭示了鱼在民俗歌谣和古籍中作为“配偶”或“情侣”的隐语广泛地运用,不仅进一步证明了“《国风》中言鱼,皆两性间互称其对方之廋语”,亦为向来说诗者所未道,而且解决了古籍中许多语义问题。该篇实际是把“鱼”当作一个典型的隐语的例子来研究,很好地揭示了“隐语”的性质和作用:隐训藏,是借另一事物来把本来可以说得明白的说得不明白点。隐在《六经》中,相当于《易》的“象”和《诗》的“兴”。作为社会诗、政治诗的雅,和作为风情诗的风,在各种性质的沓布(taboo,禁忌)的监视下,必须带着伪装,秘密活动,所以诗人的语言中,尤其不能没有兴。隐语应用的范围,在古人生活中,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广泛。

219 20世纪80年代以前,除了闻一多外,《诗经》文化人类学的主要研究成果还有(法)葛兰言《中国古代的节日和歌谣》、(日)松本雅明《关于诗经诸篇形成的研究》、白静川《诗经研究》。